申宝配资
亿配资
赤莹配资

张一山股票视频全集:复诺健:免疫治疗开启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

  复诺健:免疫治疗开启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

  手术能够直接切除肉眼可见的肿瘤组织,快速降低肿瘤负荷,但是对已经扩散、转移的病灶无能为力;放化疗能够大面积多点杀伤肿瘤细胞,但是同时会伤及正常组织细胞,导致不同程度的治疗副反应;靶向药物治疗在少部分靶点阳性的肿瘤中效果明显,但最终可能由于耐药而治疗失败。

  肿瘤免疫治疗的不同在于,它将治疗目标从肿瘤细胞转移到免疫细胞上,通过增强患者自身的抗肿瘤免疫能力来治疗肿瘤,与传统治疗相比具有杀伤精准、副作用小、疗效持久、个性化程度高等优势。在经历癌症治疗第一次革命的放疗、化疗,以及第二次革命的靶向药物之后,包括免疫细胞疗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及溶瘤病毒等一系列基于人体免疫系统原理的免疫疗法被称为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给癌症治疗带来了新的曙光。

  目前,肿瘤免疫疗法已成为抗肿瘤药物市场的中坚力量,全球市场规模预计将会从2016年的430 亿美元增长到2022 年的近千亿美元,占据抗肿瘤药物市场超过一半的份额,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6%。

  其中,溶瘤病毒是肿瘤免疫疗法的重要分支。复诺健生物( Virogin Biotech Ltd.下称“复诺健”)是一家肿瘤免疫创新药物研发公司,因为在新一代携带免疫刺激因子的溶瘤病毒药物上的突破,成为了肿瘤免疫治疗领域新技术新药物研发的领先者。复诺健采用全球首创TTDR(转录翻译双重调控)溶瘤病毒骨架平台,并以此为载体,整合各种抗病毒免疫调节因子,建立了独特的Synerlytic溶瘤病毒平台,开发了多个抗癌溶瘤病毒产品管线。

  3年前,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贾为国博士,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黄鸿伟,一同创立了复诺健;2年前,国内拥有完整溶瘤病毒临床转化经验的赵荣华博士也加盟了复诺健,出任首席医学官。如今,复诺健有一大批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有中国最好的溶瘤病毒临床转化团队;有优秀的商务团队和大量资金、专家支持。团队的分工协作,使得复诺健在溶瘤病毒研发上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成为该领域的领跑者。

  2018年10月12日,“安永复旦中国最具潜力企业2018”评选在沪揭晓,共有25家企业入围,其中20家企业荣获 “最具潜力企业奖” ,5家企业荣获“最具潜力种子企业奖”。复诺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生物医药领域代表企业,荣膺本年度“最具潜力种子企业奖”。

  “安永复旦最具潜力企业奖项”已评选八届,凭借其公开而权威的评选准则,已成为社会影响广泛、经济意义深远的奖项。评委会的评奖词说:“复诺健作为生物医药行业代表,正积极探索创新免疫疗法,以肿瘤免疫治疗领域新技术新药物研发领先者姿态,推动中国精准医学繁荣发展。”

  CSO贾为国:深耕20余年的溶瘤病毒科学家

  贾为国.png

  肿瘤免疫治疗就是通过重新启动并维持肿瘤免疫循环,恢复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控制与清除肿瘤的一种治疗方法。贾为国表示,其最大突破在于,晚期肿瘤病人的治疗不再是延长生命而是有望治愈了,这是之前从来没有的革命性的变化。同时,“会在这个细胞再次出现的时候继续‘杀掉’它”,因此免疫治疗可以帮助患者形成记忆型免疫,在防止肿瘤复发和转移上具有显著优势。

  目前的肿瘤免疫疗法有免疫调节剂(IL-2,GM-CSF)、激活免疫疗法(CAR-T疗法)、抑制免疫疗法(PD-1或PD-L1)以及溶瘤病毒疗法。其中,其他的免疫疗法都是作用于免疫细胞,溶瘤病毒则是作用于肿瘤细胞。

  溶瘤病毒是免疫疗法的新生力量,能够特异性地在肿瘤细胞内复制并造成细胞裂解但是不影响正常细胞的病毒,溶瘤病毒能够改变肿瘤的微环境,从而激活免疫细胞的抗肿瘤性。

  肿瘤微环境包括肿瘤细胞,支持肿瘤的各种非肿瘤细胞,包括基质细胞(肿瘤会在上面生长),甚至免疫细胞。“比如热肿瘤里已经有很多免疫细胞在里面,但是肿瘤很坏,它会变敌为友,进来的免疫细胞,不但不杀它,还做它的朋友支持它。”

  “而我们的免疫细胞被肿瘤驯化,把肿瘤当成需要愈合创口的地方,”贾为国向记者解释,割破一块组织,免疫细胞会进来支持细胞分裂很快把组织修复好。在热肿瘤里,这些免疫细胞认为这是一个伤口,分泌的很多生长因子帮助肿瘤细胞加速生长,肿瘤成为了“永不愈合的创口”。

  因此,单单从免疫细胞的角度入手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这也是目前免疫治疗的局限性,比如,免疫疗法免疫哨卡抑制剂,它的有效性在30%左右,并不是万灵药;Car-T对某种肿瘤疗法非常好,但对于实体瘤暂时就不是太有用。而溶瘤病毒改变的是肿瘤的微环境,用溶瘤病毒去感染肿瘤细胞,对免疫细胞来说,肿瘤细胞不再是一个伤口,而成为一个被外部入侵物感染的东西,免疫细胞会自动开始工作发挥免疫功能。

  这也是溶瘤病毒会成为肿瘤免疫细胞治疗前沿的原因,其弥补了只作用于免疫系统的不足,改变了土壤,肿瘤就长不起来了,调动的是最底层的功能。

  实际上,用病毒来治疗肿瘤的历史已跨越百年。早在1904年,一位患有慢性白血病的妇女在一次流感病毒感染后,意外出现了病变白细胞数量减少、病情好转的现象,随后相关的研究就此展开,却一直不成功。

  不成功有诸多原因,最主要的是当时研究人员对于肿瘤的了解和对于免疫系统的了解都不够,相关的研究进展缓慢,几经沉浮。进入1990年代,随着基因改造等分子生物学技术的突破性发展,人类首次对溶瘤病毒进行基因改造,溶瘤病毒治疗肿瘤从此有了无限可能。

  贾为国正是这一时期开始接触这个领域。1990年到1994年,贾为国博士在UBC做博士后,并做出了他研究生涯的第一个溶瘤病毒,其结果在1994年发表于肿瘤学最权威的杂志《JOURNAL OF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该杂志还为此写了按语。

  从1994年至今,贾为国在溶瘤病毒领域的研究已超过20年,是国际上用重组溶瘤病毒治疗恶性肿瘤的几位先驱者之一。贾为国于1982年从复旦大学生物系毕业,1985年在加拿大Dalhousie 大学获心理学硕士(1987)学位后转去UBC读博士,并于1991年获博士学位。现任加拿大UBC大学脑所资深研究员,并主持病毒载体和溶瘤病毒研究,同时兼职神经外科副教授(终身)。在早期的研究中,贾为国博士对于单疱溶瘤病毒的安全性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他的这些结果被广泛引用于病毒载体安全性方面的论证,包括在美国国会基因治疗的听证会上亦被引用。

  近年来,贾为国博士又首创了溶瘤病毒的转录与翻译双重调节概念,并据此成功地研制出既有优异的肿瘤特异性,又具高度肿瘤内复制活性的溶瘤单纯疱疹病毒。这一研究得到了溶瘤病毒领域同行的高度评价,被誉为该领域当今最前沿的进展之一。在过去的20年里,贾为国多次荣获加拿大国家基金,他本人连续5年荣获加拿大国家医学学者奖。在1999年8月底的《时代》杂志(加拿大版),贾为国博士和其他20余位科学家一起被誉为加拿大最优秀的医学科学家。近年来,他在国际杂志上发表了上百篇学术论文,应邀学术报告与摘要90余篇。贾为国博士曾任加拿大国家肿瘤研究所国家基金评审委员会的评委(2003–2011年)和加拿大健康研究署(Canadian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 CIHR)的评委(2006年),现为加拿大肿瘤协会创新基金评委。

  贾为国相信,随着肿瘤免疫疗法领域研发的不断突破,未来十年肿瘤可能会从绝症变成一个慢性病,就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人类的整体寿命也将大幅提升。

  CEO黄鸿伟:创新药的春天已经到来

  黄鸿伟.png

  创新药从研发到产品上市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往往离不开资本的推动。2001年,当时在加拿大UBC大学担任实验室主任的贾为国,曾遇到一位国内投资人,一同开发携带抗血管生成因子融合蛋白的单疱溶瘤病毒(Brainwel),并主持了当时国内第一个溶瘤病毒临床试验,取得了不错的试验结果。

  遗憾的是,当时国内投资界对医药的投资并不成熟。在医药创新领域有着著名的“双10”定律:即一款创新药的研发成功需要耗时10年时间,花费10亿美元。但国内的投资人却希望短期内看到收益,“当时一期临床做了2年,虽然结果非常好,投资人还是决定离开”。

  真正开始这次创业始于2014年,彼时,国内对溶瘤病毒的了解不深,作为这一领域的专家,贾为国给一个肿瘤免疫治疗群做了几次线上和线下的讲座,众多投资人邀他成立公司专门开发这一领域的产品。

  不过,“科学家做公司成功的不多,绝大部分都是要失败的”,贾为国笑言,UBC的教授很多人都有公司,但大部分都做得不好,科学家是不能自己创业的,成立公司一定要找partner,成立一个团队。

  正是在这一时期贾为国结识了他的复旦师弟黄鸿伟。贾为国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复旦第一届大学生,黄鸿伟则是1987年进入复旦,1991年毕业被分配到三九医药集团,从基层供应部仓管员一路成长为三九旗下上市子公司三九生化CEO,后移民加拿大读CFA,于2014年回国后从事创投工作。

  同样在2014年,黄鸿伟的岳父因小细胞肺癌生命垂危,经过多方研究,黄鸿伟认为肿瘤免疫疗法一定是治疗癌症的一个方向,但苦于当时没有成熟的手段,最终,虽穷尽了各种办法,亲人还是在10个月后离世。

  当时,黄鸿伟所在的基金主投方向并不是他擅长的医药,而是新能源半导体。但多年药企管理的经历,以及亲人因癌症离世的遗憾,让黄鸿伟希望能在治疗肿瘤的领域尽一点微薄的力量,不单纯为了赚钱。因此,在遇到贾为国后成为一拍即合的搭档。

  相似的背景让两位联合创始人走到一起,贾为国最打动黄鸿伟的话是“溶瘤病毒是我的baby”。黄鸿伟表示,挑选合伙人最重要的一条是有没有热情,并能够将所有精力集中到一点上全情投入,“William(贾为国)完全具备作为一个partner最重要的特质:热爱科学、专注,并全身心投入”。

  2014年底,黄鸿伟放弃了国内创投所有的职务,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资源都倾注在这家公司上。实际上当时免疫治疗的前景尚不明朗,“第一,免疫治疗能否成为肿瘤治疗的一个主流方向,大家看不清楚;第二,对溶瘤病毒能否成药,也看不清楚。因为当时市面上还没有溶瘤病毒成药的一个记录,T-VEC还没有批。”

  两人有着明确的分工,贾为国负责研发,黄鸿伟主要负责为公司搭建团队,制定战略,找钱找人。2015年3月,两位创始人初步跟投资人见面,2015年4月,复诺健正式成立,同年10月27日FDA批准了第一个携带免疫因子的溶瘤病毒新药(T-VEC)。

  黄鸿伟认为,在政策、市场、人才、资本等多重因素的支持下,中国创新药的春天已经到来,并且是围绕着肿瘤免疫疗法的大周期。过去10年,在肿瘤免疫这一领域里,有大量的基础研究得到了突破。“新药研发要有基础科学研究做铺垫,没有基础科学的突破,就不存在真正的创新药研发,”而贾为国博士正是溶瘤病毒免疫疗法领域深耕20余年的顶级科学家,这是其他同类公司不具备的优势。

  黄鸿伟坦言,之所以选择与贾为国一起做复诺健,是因为想做有意义和有挑战性的事,“医药行业的皇冠,就是新药的研发”,为患者、为社会尽绵薄之力。可以说,技术上多年的沉淀、投资环境的改善、政策层面的支持,复诺健便是在这样“天时地利人和”的大环境下诞生。

  作为溶瘤病毒领域的领军者,资本市场对复诺健表现出了很大的投资热情。仙瞳资本、博润投资、金浦健康、复容投资等专业医疗基金已经向复诺健发起了多轮融资,共计数千万美元。

  黄鸿伟计划在明年完成第一个品种在中国和澳洲的临床启动,适应症的选择更多考虑中国市场肿瘤患者多发的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同时力争明年底在公司synerlyticTM溶瘤病毒技术平台上在美国申报第二代溶瘤病毒产品。“复诺健是一家技术领先的国际化的溶瘤病毒公司,我们的市场不光在中国,而是面向全球。”

  黄鸿伟坦言会在明年合适的时机启动正式的B轮融资:“现在谈IPO上市还为时过早,我们会扎扎实实把产品研发好,我们复诺健的愿景就是给患者带来价值,满足广大肿瘤患者临床上的Unmet Needs.。”

  CMO赵荣华:国内领先的临床转化团队

  赵荣华.png

  一个新药的上市绝大部分的人力物力都是在临床试验中,临床试验方案设计、临床试验数据的可靠性对于新药上市至关重要。

  2016年10月,在温哥华的溶瘤病毒会议上,贾为国和黄鸿伟见到了溶瘤病毒临床专家赵荣华博士,诸多的共同语言,让赵荣华决定加入复诺健。本硕博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的赵荣华,曾是长征医院的外科医生,具有丰富的肿瘤转化医学研究和抗肿瘤新药非临床和临床研发经验;曾参与主导了全球第一个由药监机构批准上市的溶瘤病毒新药H101(安科瑞)及其改进品种H103的临床研发。

  2001年,赵荣华开始做溶瘤病毒H101的临床研究工作。“那个时候真的很辛苦,因为大家都不懂,觉得很荒唐,拿病毒往病人肿瘤里打怎么就能够治疗肿瘤?”赵荣华说,溶瘤病毒的概念在当时非常新,我们最初认为溶瘤病毒是直接的溶瘤,就是把肿瘤溶解掉,但在临床研究中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现象,不知如何解释。

  在临床研究阶段,我们发现发烧的病人比不发烧的病人效果好,在请教了国内多位专家后,被认为是免疫系统起作用,但免疫系统是如何起作用的,没有人能解释得清楚。

  当时对整个抗肿瘤免疫的理解非常有限,手段也非常有限,“好在我们发现了这个现象之后,可以有针对性地做出疗效。”H101最终在2005年被CFDA批准上市,治疗晚期头颈部肿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上市的溶瘤病毒。

  研发团队当时一直希望能把发烧和免疫系统的关系弄清楚,但由于资金等因素的影响,公司决定停止继续做研发,而是做市场卖药。最终整个研发团队在2008年全体离开了。但当年一起参与H101研发的技术人员并不死心,因为不同于 “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的传统的治疗肿瘤方案,溶瘤病毒的毒副反应几乎没有,“目前在做临床的近30个溶瘤病毒,没有一个是因为毒副反应而停下来”。

  虽然溶瘤病毒的发展在随后进入了低谷,但赵荣华依然很看好这个研究方向。就在2016年温哥华的这次溶瘤病毒会议上,贾为国向他提出了几个具体问题,“以前的溶瘤病毒活性不够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去掉了病毒的关键基因,现在有办法不动基因,加入一些开关,使得它在肿瘤里是打开的,是野病毒;正常细胞里这个开关是关掉的,是死病毒” 。贾为国向赵荣华展示的几张药效图让他印象深刻。

  赵荣华一直在寻找一个好的溶瘤病毒平台,希望能够将以前丢失的梦再找回来,“只要做溶瘤病毒,应该没有人不知道贾博士,这是我决定到复诺健去把他家的‘孩子’领大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运营总部扎根上海,扎根南翔

  2018年4月18日上午,上海(南翔)精准医学产业园与上海复诺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嘉定区南翔镇人民政府隆重举行企业入驻签约仪式。

  签约仪式上,严健明代表南翔镇政府致辞,对复诺健落户南翔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并对企业的核心技术、发展优势等给予了高度赞扬。严健明表示,南翔镇将充分发挥“店小二”角色,为企业发展提供精准扶持。为助推“科技嘉定”与“健康嘉定”的建设,南翔镇携手复旦大学共建上海(南翔)精准医学产业园。

  黄鸿伟表示,之所以选择上海,是因为中国的生物医药产业在长三角形成了较为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和创新企业集群,也相对容易找到各种医药高端人才,同时上海整个的创新环境非常好,“尤其南翔是一个创业的天堂,南翔镇政府非常重视创新,让创业者能感受到对企业服务的热情,所以我们要把根扎在上海,扎在南翔”。

  中国运营总部目前主要负责申报药品的动物试验及临床前实验转化,黄鸿伟透露,我们目前研发的VG161在几个癌症适用症的临床前数据包括和几个主要免疫药物的合用数据都非常令人鼓舞,“我们期待明年底后年初将中国和澳洲的一期临床数据汇总后在美国直接申请并开展二期临床。”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张一山股票视频全集:复诺健:免疫治疗开启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

本文由浩颖金融整理发布,转载请署名出处。:浩颖金融网 » 张一山股票视频全集:复诺健:免疫治疗开启癌症治疗的第三次革命

赞 (0)